当前位置: 首页>>文化临港>>正文

民主进步人士李传询(下)

2019-01-03 点击:[]

(二)

一九三五年,谢辉同志出狱后,为了存身,曾托朋友问过区长李锦堂,要求做助理工作。这时谢辉的政敌国民党路镇区区长,又去莒县县府控告谢辉是共产党员(一九三一年谢辉曾在烟台被捕,也是这人告发的),当时传票(传犯人的一种文件)已到坪上区公所。在这危急之际,谢辉向传询面求安全之策。传询和谢辉志同道合,友谊深厚,见谢辉又面临不幸,他立即表示:不要怕,这场官司,我去替你打,你给我代课。遂奔赴莒县替谢辉申冤辩诉。由于传询机智胆大,又依其伯父李锦堂区长的招牌,不亢不卑地面见了国民党莒县县长许树声,将谢辉的问题做了陈述,反复申明对谢是诬告,是因乡邻不睦官报私仇,等等。由此消除了谢辉是中共党员的嫌疑,同时请求勾销了坪上区公所对谢辉被捕前的一张批复。从此谢辉得以在坪上区公所安全存身。此事以后,谢辉和传询的关系更为密切。一九三七年秋,传询患病,谢辉多次远道看看望他,每次见面,都是促膝谈到中夜。传询病故,谢又来奔丧,在灵前痛哭一场。一九四二年,谢辉任专员时,还来桑园看望传询的亲属,并送北海币十元,以补贴其家。

一九三二年到一九三五年期问,山东省省防军的田团(团长姓田)来莒南东部九岭一带剿匪,该部队和莒县县府为了杜绝匪患,曾下令将坪上以东所有看岭户一律迁回原村庄。这样将看岭户逼得无路可投。有的闯东北,有的当长工,有的终日乞讨。

看岭户不幸的遭遇,传询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终日想给他们找个生存之路。他想最好让他们在岭附近择地建村。为此他挺身而出,奔赴莒县县府,找到田团负责人,向他们陈述了坪上以东看岭户迁居的困难以及建新村利国利民的道理。在他的请求下,莒县县府、田团领导人,同意了传询的请求。一九三六年莒县县府批示,看岭户集中建村。团林镇的李家村、化家村就是那时建立的。

一九三五年的冬末一个早晨,山东省韩复榘的部队展书堂师追剿巨匪刘桂堂(即刘黑七),进入坪上一带村庄时,弄得鸡犬不宁,财物抢劫一空。当这伙兵即将到达李家桑园时,传询临危不惧,从容不迫。他扮装成一个国民党要员,身穿呢子大衣,头戴卷毛皮帽,到村外迎接展师部队。面见当官的说:“兄弟这次探家,欣逢各位兄弟,剿匪驾临,请进村到寒舍一歇。”在他突如其来的迎接下,再看看他的穿着,这伙兵被弄懵了。认为这位人士,风度不凡,定是政府要员。这时大兵的头领,立即命令部队不许进村,就地休息。接着村民烧了米茶,凑了一 部分穇子煎饼和生咸菜,让其吃了一顿早餐。此举为其村避免了一场洗劫。全村老少感激不已。

(三)

传询幼年时,便对土豪劣绅有憎恶之感。及至去莒州师范学习到任教,这种感情愈加强烈。传询的叔祖父李龙书依仗其“增生”学位(比秀才稍高) ,在处理村民纠纷事件中,总是欺弱扶强,让弱户向有势力者赔礼或请桌客了事。传询对其长辈这种行为,曾多次进行抗辩。有一次,传询严厉地提出了自己的见解,说其叔祖父这样的处理是欺弱助邪。其叔祖父暴跳如雷,拿起竹竿照传询就打。传询一面忍受竹竿之苦,一面进行申述。在事实面 前,终于使其叔祖父认识了自己的过失。从此以后,出现类似事件,多数找传询征求处理意见。

有一年,他目睹坪上学校校长刘方卿在经济上有贪污行为,政治上反对进步。于是传询便列举八条罪状向莒县县府起诉,起诉事由:贪污一名校友的工资(即批准用三名校工,只用了二人)。建校舍十一间,多报一倍的费用,化为己有。护校枪十支拿到自家用,反对破除迷信,等等。由于事实确凿,莒县县府为了掩人耳目,撤销了刘的校长之职(后又复职)。

一九三七年,他在病重期间,日寇已掀起了侵华战争,他一再嘱咐其弟李传涤和其子女,成人后要走抗日救国之路,决不当汉奸卖国贼。病逝不久,其弟李传涤便离家出走,在莒州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青年先锋队干校(后改为山东军政干校)。

以后,其子女五人,继承父志,都在年满十六岁以后,参加了八路军和抗日民主政府。

(长子李长春现任山东省石油公司负责人;次子李逢春在潍坊市机床厂任工程师;二女儿在陕西省军区某医院当负竞人)

作者简介:

李家述,生于一九二九年,团林镇李家桑园人。一九四八年参加革命工作,一九八一年九月由日照盐务处离休。

赵臻,一九五0年生于莒南蝙山乡东埠衬,中共党员, 大专文化程度,曾任乡镇秘书、县政协文史办公室主任。现任县广播电视局副局长。

上一条:结蓑衣 下一条:民主进步人士李传询(上)

关闭